澳总理您真“聪明” 那些站队的西方国家也“聪明”

岑少宇:澳大利亚总理,您真是太“聪明”了

[文/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岑少宇]

一国领导人居然对“虚假图片”和写实风格的艺术作品“傻傻分不清”,对个人推特与政府行为“傻傻分不清”,还因此要另一国政府道歉,澳大利亚总理怎么会“聪明”到这份上?

哪怕要表达不满,也有各种渠道可以选择,他为什么要亲自拍视频?

你满世界找去,哪里有阿富汗国旗拼图地板?这都看不出是艺术作品,要说是“虚假图片”?(图片来源:乌合麒麟)

前几天还同样在视频里夸中国扶贫,能想到这个点,显然是做了些功课,希望缓和关系,为什么突然又暴怒?

特朗普奇葩了四年,被人疯狂吐槽,但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干的这些事,估计连他都要自叹不如,满脸问号。

其实这次莫里森的“病因”,倒是可以怪特朗普。都是他不争气嘛,输了选举,拜登胜选后,在外交上盘算的当然是整合盟友力量,对付中国。

可是不巧啊,你澳大利亚作为南太的中流砥柱,身体很诚实,留在了RCEP体系内,相比之下,印度错误估计RCEP对本国经济的影响,就铁了心不入RCEP。

要是美国人问起来,你澳大利亚签了RCEP,之后准备怎么走呢?

你与中国缓和,最后会缓和到什么程度?

可不得表示表示?

但问题是,中国一直没把澳大利亚怎么样,无从下口,投名状不好找。

看上去今年有不少贸易问题,但中方都是就事论事的,不是特朗普那种打包制裁。而且,贸易纠纷是真金白银,身体必须诚实。澳大利亚已经威胁去WTO打官司,还能怎样?

澳大利亚贸易部长伯明翰说得很明白:“我们正在通过WTO提出这些要求,同时仍在使用中国体系中的所有程序来试图解决这些问题。但最终,这些都是中国的决定,中国选择将它们(反倾销措施)适用于澳大利亚,也只有中国可以选择撤销这些决定。”

被问及是否认为“中国在经济胁迫”时,伯明翰没有直接回答,只表示不想让“局势升级”。

伯明翰接受采访(图片来源:视频截图)

贸易问题不好再加码炒作,于是外交官转发一副艺术作品的行为,被莫里森捡起来当宝。其他西方国家,也顺水推舟,在这一事件中,完成了站队任务。

彭博社脑回路很长,在11月30日的文章里,认为是中国主动用此事敲打澳大利亚,警告其他国家不要站队,反过来促使西方站队。

其实中国从来不要求任何一个国家站队,彭博社的文章恰好反过来证明了西方自己的“站队思维”。

莫里森“聪明”,西方国家也“聪明”

屠杀包括儿童在内的平民,是澳大利亚自己揭露的,西方主流也都报道批评,中国艺术家不能作幅画?外交官不能发个推特?

莫里森和他的幕僚们自以为是,觉得自己反应很快啊,啪地一下就拍了个视频,矛头指向赵立坚。强调是“官方推特账号”,“中国政府应当感到十分羞愧”,要把这个推特包装成中国政府对整个澳大利亚的攻击。

在我们中国人看来,这当然是荒谬可笑的。

莫里森试图回避对“言论自由”的直接冲撞,在措辞中尽量减少对图片本身的批评,但把一幅写实风格的艺术作品称为“伪造的”图片,全世界的艺术家恐怕都不会同意。

就算真的是中国政府发声谴责,那又怎样?西方国家政府成天在国际上拿人权说事,中国政府就不可以?

更何况,在阿富汗屠杀平民,怎么说都不能算是澳大利亚内政,哪怕中国政府真的正式谴责了,而不只是在外交部记者会上批评两句,也不与一贯的外交政策相冲突。

莫里森这种“捡到宝”的行为,包括西方其他国家政府媒体的迅速站队,反而充分暴露了“我可以,你不可以”的种族主义、西方中心主义

但是,很多西方民众真的吃这套。所以西方国家可以在拜登胜选后借此事站队,却完全不需要顾及舆论影响,因为在内部根本就不会有多少负面影响

在长期的宣传下,“共产主义原罪”依然是西方非常普遍的认知。你一个“共产主义”政权,有什么资格批评“民主国家”?

就像之前蓬佩奥攻击共产党一样,中国人看着都觉得是一个冷战僵尸在那里跳啊跳的,但其实蓬佩奥很清楚,许多西方受众,完全不了解中国,真是会按照这个思路去想的。

有电视台问澳大利亚人怎么看澳军屠杀平民,当然都是谴责一番,也有人说玷污了澳大利亚、玷污了澳军。但如果假设下,问他们怎么看“共产主义政权的外交官在推特上批评澳大利亚军队屠杀平民”,回答可能就不会那么斩钉截铁了,肯定有人批评完澳大利亚,还会说“不过共产主义政权也如何如何”;如果只问他们,怎么看“共产主义政权批评澳大利亚”,会是什么情况,大家自己想象吧。

西方政客与媒体们,自认为只要把矛头指向中国共产党政府,就能够用“共产主义原罪”,掩盖住自己显而易见的“种族主义原罪”,以及对言论自由的双重标准。

实话实说,他们这一套,目前为止在西方还是能成功的。虽然也有不少西方人,有良知、有理性的,能够判断是非,甚至站出来说话,但相当多的另一部分人还是停留在旧思维里。

但是在中国,这套已经完全破产了。在像阿富汗这样被西方直接武力打击、受害深重的国家,这套当然也破产了。

然而,在很多发展中国家,还在拉锯,中国并不占优势。大部分国家都是被西方间接掠夺的,但普通老百姓不一定懂这些,这套西方式宣传,配合西方培养的精英主导,还很有市场,人们对中国往往还有很大的误解。

不过时间在我们这边,随着一带一路的推进,随着西方相对实力的下降与更频繁的“昏招”,更多的人会明白过来。

澳大利亚内部还有更多理由

除了西方共通的对“共产主义原罪”的敌视,澳大利亚内部当然能找到更多理由,让莫里森确信自己会得到支持。

首先,澳大利亚的定位,是“五眼”之一,又是南太小霸王,你嘴上不好说自己比其他西方国家高一等,心里还是有点优越感的。这种感觉很微妙,就像是人脸上的微表情,你不连拍很难抓到。

比如说法德这种国家,历史上很强大,但现在挤在欧盟里,离澳大利亚又远,普通澳大利亚人是没多少感觉的,你们打过一战二战,我们也打过嘛,不会觉得自己国家比他们其实弱很多。

自信心和对外部世界认知的不足,足以支撑相当多的澳大利亚人,认为自己在西方国家里,从美英下来,就是第二梯队,和法德差不多一个档次。

什么?西班牙、意大利?哦,大概也算吧,但很多澳大利亚人连法德在哪里都不一定能在地图上指对呢。

而事实是,尽管法德不复当年,但从软硬实力来讲,都不是澳大利亚可以比的。

对于亚洲的“西方国家”,就更为优越,偶尔会流露出来。

2014年,安倍访问澳大利亚,当时的澳总理阿伯特致辞说:“澳大利亚人对日本人战争中的技能与使命必达的荣誉感相当钦佩……二战后日本一直是国际公民典范,考虑到它是国际一等公民,我欢迎日本全面参与国际大家庭,欢迎日本解禁集体自卫权,成为地区更有能力的战略伙伴。”

嗯,澳军也是犯战争罪的军队,和日本鬼子一模一样,可不得钦佩嘛。这已经铁证如山,且不去说它。

可大家都是主权国家,你一个澳大利亚,有什么资格定义国际几等公民?较真起来,日本还是“非正常国家”,被你封为“一等公民”,那你澳大利亚是什么?特等公民?

不过在正式发表的文本里,把这话又删掉了。

对于“盟友”尚且如此,对于“非西方”的亚洲国家,优越感更是可想而知。

其次,澳大利亚的爱国主义氛围是非常浓厚的。最简单的例子,在澳大利亚经常能够看见插国旗的,中国近十年在节假日插国旗的店家比较多了,但常年插旗的店家,或摆放国旗的家庭还是比较少的。

乌合麒麟的画作中,以澳大利亚国旗包裹将要被害的儿童,我估计确实会引发部分澳大利亚人的不满。这或许也是莫里森的“底气”之一。

但澳大利亚军事人员本身就是澳大利亚政府派遣的,和国旗一样,也是澳大利亚在海外形象的代表,在讽刺他们罪行的作品里用国旗,又有什么不妥呢?本质上还是“我可以,你不可以”的种族主义在作怪。

最后,就是澳大利亚的“尚武”。

澳大利亚也有童子军传统,图为澳新军团日游行中的童子军,他们是否知道阿富汗同龄人的遭遇?(笔者拍摄)

我之前写过:

“一战期间,后来大名鼎鼎的澳新军团(ANZAC,Australian and New Zealand Army Corps)于1915年4月25日,在一场糊涂战争的一处莫名战场——土耳其加利波利打响第一枪。仗打得多惨我都不好意思说,反正策划人之一的丘吉尔事后退出了英国内阁。

关键在于,当时澳大利亚建国虽已有些年头,但澳人自己公认,这仗打完才算真正有了民族凝聚力。

4月25日后被定为“澳新军团日”(也可音译为安扎克日),是最重要的节庆之一。”

和现在的美国一样,不管政客心里到底怎么看那些大头兵,但在公众场合、在民间那是必须夸的,军人的荣誉、军队的地位是非常崇高的。

澳新军团日,澳大利亚难得一见万人空巷的场景(笔者拍摄于布里斯班)

澳大利亚媒体这次其实对屠杀事件也一直在批评,就像前面提到的一些澳大利亚民众的反应一样,说他们是澳大利亚的耻辱,玷污了澳军等等,反过来看,就是说澳军整体是好的,要维护整个澳军的形象。

俗话说,见到一只蟑螂,就有一群蟑螂。当然,这么说可能很多澳大利亚人又要不乐意了。

但澳军到底怎么样,我想很少有人会比澳大利亚国防军司令安格斯·坎贝尔(Angus Campbell)更清楚。

屠杀事件曝光后,他试图以战争罪行为由,收回所有3000名在阿富汗服役的特种部队人员的勋章。即使说这3000人不大可能都参与过屠杀,或者没有充分证据证明,但参与、隐瞒、默许等等加起来,公开证据、内部调查和蛛丝马迹加起来,显然到了一个坎贝尔也难以忍受的程度。

澳大利亚是有不少能分是非的善男信女,澳军里也有耿直boy,但坎贝尔还是太天真了,不像莫里森那么“聪明”。他这么搞,等于承认屠杀不是个别的问题,不是局部的问题,在“尚武”的澳大利亚,必定遭遇政界、军界,包括社会上的巨大阻力。

现在,坎贝尔称此事“尚未作出决定”,实际上当然是胎死腹中了。

生活在中国多年的广东广播电视台主持人Hazza,是澳大利亚人,这次完全支持中国,甚至说动了放弃澳大利亚国籍的念头。他说:“我十年前离开的澳洲和今天的澳洲完全不一样了。”

其实,可能他也是“身在此山中”,我差不多也是十年前离开的澳大利亚,回过头看,这个国家的自我定位、优越感、“尚武”精神在这十年里真的有很大变化吗?

十年前,它难道就能接受来自“红色中国”的批评吗?十年前,它的军队在阿富汗、伊拉克就真的干净吗?十年前,它就敢把3000名特种部队的勋章撤回吗?

我曾感慨:

“据说‘澳新军团日’最初也只是为了纪念那些普通士兵,反思战争的阴暗面,劝导人们热爱和平;但后来澳军参加的战争越来越多,纪念范围迅速膨胀。

战争性质蜕变,被纪念的人更是鱼龙混杂。在朝鲜的群山中,在越南的丛林中,在阿富汗和伊拉克的‘扫荡’中,澳军官兵可都是执行《日内瓦公约》的模范?澳大利亚参加的不义战争越多,坏蛋好人就越难分清,纪念日的性质是否会向日本的‘神厕’渐渐靠拢?”

澳大利亚还是那个澳大利亚,跟着美英打遍天下,自视西方顶流,南洋一霸,有罪没罪,哪容非西方国家多嘴?

“澳军”打遍天下,也到过中国,最右侧为“中国勋章”(China Model 1900),授予参加镇压义和团的军人。对,我说的真是澳大利亚,不是奥地利(奥匈帝国)。当时这里还是“维多利亚殖民地”,曾出人支援英军(笔者摄于Victoria Barracks Museum)

唯一不同的是,中国崛起了。请慢慢习惯吧。

(本文首发于观察者网时评公众号“底线思维”)

PC4f5X

文章作者信息...

留下你的评论

*评论支持代码高亮<pre class="prettyprint linenums">代码</pre>

相关推荐